APP访问

下载APP

揭秘侵华日军细菌战第100部队的手段,残忍至极

赵士见说,日本侵略者因为担心战败后罪行暴露,战败前夕,日本陆军省命令关东军司令部将所有有关第100部队的资料、器材全部销毁或带走,厂房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。

在战后长春市进行调查的资料中,曾在第100部队中担任过车夫的市民王均说,当时他看到部队办公室门前有人用汽油烧毁数千张照片,烧了一夜还未烧完,很明显是在毁坏证据。

第100部队的残暴罪行不可能被烧尽。吉林省博物院原党委书记、副院长赵聆实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第100部队的相关研究。通过对当年见证人的多次走访,赵聆实等专家揭开了这支部队一直试图隐藏的累累罪行。

据赵聆实介绍,第100部队遵照日本军部的命令,为了尽早研究、制造出对动物、植物进行细菌战的细菌武器,部队本部及其各支队从建成就投入到紧张的研制工作中。

凡是有可能对动植物进行细菌战的细菌,他们都进行反复研究,最后终于确定鼻疽菌、炭疽热菌、牛瘟菌、鼠疫菌、斑驳病等为主要细菌武器。

赵聆实说,第100部队利用大量动物进行实验,却并不是用于真正的防疫,而是为了培养、制造细菌。

当时,第100部队在20余栋、1万多平方米的场舍里,饲养了大批动物,其中以鼠和马为多。据战后调查推算,第100部队当时每年繁育、获得的鼠、兔、马等实验动物达几万只(匹)。

大家都在看